谋心

0 25



    

    

  有段时间没有写郁闷类型的文字了,这对我来说有些异常,以前网络朋友们也或多或少劝说过我少写点那样的文字,没必要活得那么沉重。再说也没必要连篇累牍的去写,让人印象成苦孩子一个。我也曾经为此苦恼,甚至可以说从我开始写作那类文字我就想到过要多写快乐,少些苦闷,但总是控制不住自己,仿佛周期性的过上几天情绪一反复就又写了出来,还挺会安慰自己,这不是一吐为快了吗?倒是暂时的一吐为快了,可结果呢?如果说以前我也好看别人诉苦的文章,现在我已经很少看了,何必把自己搞那么沉重呢?再有就是这类文章也很难创出新意,主题的路径大致相同。将心比心,谁又真的耐烦看我写的诉苦文字?显然这不能说是一路正经玩法。

    

  但之后我又陷入困惑,甚至在写作上暂时呈现无所事事的状态,而这种状态也并不是我想要的。

    

  刚借到一本梁晓声的一本人生随笔《你在今天还在昨天》。看看上面的文章大多数也是诉苦的,又有所悟,真的悲苦和写的悲苦毕竟还是有区别的,真正处于大悲的人很少有立即提笔的。悲苦代表曾经,之所以回味一则是纪念抒情,另一则是为给今日借鉴。还是那句老话,重要的不是看写什么,是要看怎么写。

    

  这就不能不说到一个流行的词汇:定位。

    

  我们这个岁数的人毛病是很难想定位,但又怕定位。较之前人的轰轰烈烈——且不论内容,就让我们惭愧,但我们这一代又有一个长处,就是特会自我安慰,并且将这种安慰当成是一种必要的人生策略,没办法,在人感觉走投无路的时候白蒺藜的美容功效来点自我安慰也是可行的办法,但也由此注定了无法大气。但这却又不得不反过来说,定位也罢不定位也罢,并不是我们个人选择的结果,这里更多的还是时代的原因,就像我们的上一代人一样,他们不去上山下乡也无法展现至少表面的轰轰烈烈。但这对他们来说仍然只是叙述的表象。任何所谓定位更适合评判前人,对行进中的人很难做到,至多是在写工作总结时候需要的官样文章。因为这既不可能也没必要,狭隘的定位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僵化的开始,定位应该是带有活力的模糊系统,人或许能够做到在小视域内的定位,但在大的视域里会有很多不确定性。

    

  严格而广义的说所有的文章都有重复前人的痕迹,但人们之所以还在看,还在乐此不疲的写就在于里边具有了自己的寄予,而这就可以说是%e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科技可以让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推荐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战意之家

Templated By 迪恩网络  京IP备案号:BGJ15464X   穗公网监备案证第44010650000002号  中国电子认证联盟实名认证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